新西兰服务器

效率接近新加坡!洋山特殊综保区形成常态化国际中转集拼模式

效率接近<a href=新加坡!洋山特殊综保区形成常态化国际中转集拼模式”/>临港新片区。澎湃影像图

  潮起东方。上海东南角的临港新片区,是上海最早看见日出的地方,也是上海未来经济发展的增长极和发动机。这里有两张“王牌”:一张是特殊经济功能区,另一张则是洋山特殊综合保税区。

  洋山特殊综合保税区,是我国151个海关特殊监管区域中唯一一个特殊综合保税区,这里的重点产业具有鲜明的“跨境”特点。

  上海财经大学自由贸易区研究院院长赵晓雷曾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要建设国际竞争力和影响力最强的自由贸易园(港)区,必须大力发展国际贸易价值链高端的国际中转集拼和离岸贸易,实现贸易转型升级。

  在上海自贸区临港新片区成立两周年之际,临港新片区管委会综保处(航运处)负责人林益松对包括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在内的媒体表示,国际中转集拼箱量是衡量航线枢纽港的一个最重要指标,去年洋山特殊综合保税区利用跨关区的国际中转集拼试单,形成常态化的国际中转集拼业务模式,极大提升了国际中转集拼业务量。

  “我们去年的国际中转集拼占比达到了17%,同比增幅达到了18%,在全球的枢纽港里增速排名第一。”林益松预计,今年港口实现吞吐量2300万标箱,其中国际中转集拼箱量达近400万箱的水平。他表示,目前洋山特殊综保区的国际中转集拼效率已经接近新加坡,这一效率也获得了企业认可。

  “我们不是简单地做一个基础工程建设,我们是把封关围网、产业招商、制度创新、功能培育有机结合在一起。”林益松表示,洋山特殊综保区的国际中转集拼不是蜻蜓点水。后续,新片区管委会综保处(航运处)也将拓展国际中转集拼功能,协同上海海关发布国际中转集拼便利化制度,推动上港集团建设国际中转集拼中心,推动马士基亚太区智慧物流分拨中心、中远物流亚太分拨中心、中外运空运及跨境电商集拼中心等重点项目年内拿地,推动敦豪(DHL)、德迅(K&N)等全球核心国际中转集拼企业落户综保区,在洋山港开展国际拼箱、多国混拼(MCC)等不同拼箱业务。

  国际中转集拼箱量是衡量航线枢纽港的重要指标

  临江临海大上海,空港海港自由港。

  洋山特殊综合保税区是我国唯一的特殊综合保税区,今年1月全域封关验收。临港新片区管委会综保处(航运处)负责人林益松表示,洋山特殊综保区非常重要的特点是把全球最大集装箱码头上海港的有机组成部分洋山港、全球排名第三的航空枢纽港浦东机场南侧部分囊括在内。“放眼全球,洋山特殊综合保税区的地理优势是无与伦比的。”

效率接近<a href=新加坡!洋山特殊综保区形成常态化国际中转集拼模式”/>

  2021年1-6月,洋山特殊综保区内实现进出口总额656.86亿元,累计比去年同期增长56.7%,新增注册企业199家。从口岸运行情况来看,今年1-6月完成集装箱吞吐量约1115万箱,同比增长超20%。其中水水中转561万箱,同比增长5.1%;国际中转箱今年上半年达186万箱,同比增长19%。林益松介绍,国际中转集拼的箱量是衡量航线枢纽港的一个最重要指标。

  国际中转集拼业务是指境外货物经过近洋、远洋国际航线运至上海港,与内地通过沿海、沿江内支线船舶转关至上海港的出口货物,在海关特殊监管区域内拆箱进行分拣和包装,并根据不同目的港或不同客户,与上海本地货源一起重新装箱后再运送出境的一种港口物流业务。亚洲地区国际中转集拼业务发展较快的主要是釜山、香港和新加坡等国际集装箱枢纽港。

  上海综合保税区国际物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陈彦青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在洋山特殊综合保税区揭牌前,因为没有一线径予放行,进出境必须备案,因此不能开展国际中转集拼。“对货代企业而言,你得告诉海关我进来的是什么模型、什么材质,申报要素非常多,但货代企业没办法报,就没办法在这里做国际中转集拼。现在因为径予放行、取消账册,货代企业就不需要申报了。”

  在洋山特殊综合保税区开展国际中转集拼业务,陈彦青表示,这有利于提升上海洋山地位。从地域来看,韩国釜山更多的是面向东北亚,从釜山转俄罗斯以及通过大陆桥到欧洲,相对来说,这三个点的物流成本选择釜山最便宜。

  但釜山并非主航道,新加坡才是。新加坡又为什么能成为国际集装箱枢纽港?陈彦青解释,新加坡在地理位置上四通八达,又是主航道,有利于开展国际中转集拼业务,“新加坡本身市场很小,消化不了多少东西,货在这边中转集散很正常。”

  中国香港主要面向越南、孟加拉市场,又背靠中国华南市场,做集散很方便。而上海处于海岸线中间,加上长江岸线,一方面地理上的中心位置促使这里成为集散地。另一方面,上海作为全球排名第一的集装箱枢纽港,货源腹地辽阔,开展国际中转集拼业务不仅可以大幅节省转运时间和成本,也能吸引国际采购、分拨配送等高附加值物流增值服务,提高国际中转货比例。

  海运主要以集装箱为单位收取运费。陈彦青做过计算,一个集装箱有大于60%的货物是面向中国市场时,货物全部放到上海在成本上是合算的。“进入中国大陆的货多,客户才可能选择上海作为卸货点,才可能做成国际中转集拼。”

  此时,“货主有卖到其他国家的货,还有国内采购来的货,这些货也到这几个国家,那就放在一起又凑了个集装箱发出去,这就叫集拼,因为有国外来货,所以叫国际中转。”

效率接近<a href=新加坡!洋山特殊综保区形成常态化国际中转集拼模式”/>

  洋山特殊综保区国际中转集拼效率已接近新加坡

  海关总署2018年第120号公告《关于海运进出境中转集拼货物海关监管事项的公告》实施以来,全国各主要海运口岸在中转集拼业务上积极探索实践,但均未实现跨关区中转集拼。

  临港新片区管委会落实《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总体方案》要求,针对上海远洋航线集中在洋山港,近洋航线集中在外高桥港口的现状,会同上海海关等监管部门,积极突破跨关区中转难题,增强全球枢纽港国际中转集拼枢纽功能。

  去年7月,丹麦得斯威国际货运公司(DSV)在上海海关隶属洋山海关的全程监管下,将采购自德国汉堡的汽车零部件等货物在上海深水港国际物流有限公司所属国际中转集拼仓库进行拆箱,与其它货物重新拼箱后运往上海外高桥港区,重新出口至东南亚和日本等地,这标志着上海口岸正式开展跨监管区域国际中转集拼业务。

  “全上海国际中转集拼的占比在过去这么多年里一直维持在10%左右的水平。”林益松表示,去年洋山特殊综合保税区利用跨关区的国际中转集拼试单,形成常态化的国际中转集拼业务模式,极大提升了国际中转集拼业务量。

  “我们去年的国际中转集拼占比达到了17%,同比增幅达到了18%,在全球的枢纽港里增速排名第一。从口岸情况来看,我们维持了非常良好的运转态势。”林益松介绍,预计今年港口实现吞吐量2300万标箱,其中国际中转集拼的箱量将达到近400万箱的水平。

  “我们不是说从蜻蜓点水做起,适当了就结束了。我们在整个跨口岸的国际中转集拼试单之后,对于国际中转集拼的业务流程进行研究,协同上海海关、洋山海关反复研究论证,最终形成了我们的业务流程和作业方式。”林益松说,目前洋山特殊综保区的国际中转集拼效率已经接近新加坡,这一效率也获得了企业认可。

效率接近<a href=新加坡!洋山特殊综保区形成常态化国际中转集拼模式”/>

  此外,今年6月,临港新片区管委会与上海海关、上港集团启动“洋山国际中转集拼服务中心”,支持上港集团在洋山口岸区内打造洋山国际中转集拼服务中心,为进口分拨与国际中转、出口集拼货物提供便利化监管运营环境,实现近、远洋航线直接在口岸分拨,减少国际中转货物物流运作时效及成本,吸引更多国际货物至洋山港进行中转集拼。

  林益松说,洋山国际中转集拼服务中心启动后,全球主要的国际中转集拼企业、全球知名的国际性货代目前都在开展业务对接,他相信今年洋山特殊综保区的国际中转集拼业务会有明显增长。

  后续,临港新片区管委会综保处(航运处)也将拓展国际中转集拼功能,协同上海海关发布国际中转集拼便利化制度,推动上港集团建设国际中转集拼中心,推动马士基亚太区智慧物流分拨中心、中远物流亚太分拨中心、中外运空运及跨境电商集拼中心等重点项目年内拿地,推动敦豪(DHL)、德迅(K&N)、德斯威(DSV)、辛克(SCHENKER)、基华物流(CEVA)、亚致利(AGILITY)、德莎(DACHSER)等全球核心国际中转集拼企业落户综保区,在洋山港开展国际拼箱、多国混拼(MCC)等不同拼箱业务。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加坡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加坡服务器网联系。

[新加坡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