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校外培训和“双减”不是专利,“影子教育”规模在伦敦超四成,韩国新加坡更高

校外培训和“双减”不是专利,“影子教育”规模在伦敦超四成,韩国<a href=新加坡更高”/>

  “我在这停一下,大家可以拍照。”6日,作为校外培训研究领域开创者及奠基人,马克·贝磊教授在第19届上海国际课程论坛上报告,他经过多年国际比较研究,列出各个代表性国家和地区,校外培训也就是“影子教育”规模在总体教育中的占比。

  在线上线下与会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及各国学者或多或少有些惊讶:比如韩国“影子教育”规模在小学和中学分别占比81%和56%;新加坡的这两个比例也在世界上数一数二,达80%和60%;日本初中三年级则占65%,超过传统意义上“教育”自身的比例。即使英格兰,在学习生涯的某些时期达到25%比例,而伦敦地区则高达42%,与中国大陆不相上下。

校外培训和“双减”不是专利,“影子教育”规模在伦敦超四成,韩国<a href=新加坡更高”/>

  可以说,作为“影子教育”的校外培训,绝非中国专利,甚至用贝磊教授的话说,“这不是‘拿筷子’国家的特殊现象。”这位目前担任华东师范大学课程与教学研究所国际校外教育研究中心主任的外国专家,援引2017年统计数据表明,中国大陆“影子教育”规模约占48.3%,其中学科类占37.8%。从城乡分布看,一线城市占比43.4%,二线城市占48.8%,其他县市占41.8%。总体上,城镇占比44.8%,农村占比21.8%。

  贝磊直言,校外培训是一个愈演愈烈的全球现象,从亚洲、包括北欧在内的欧洲、南北美洲以及非洲,都是如此。正因如此,中国当下“双减”的“重拳出击”也受到世界关注,但类似举措并非世界首例。据其团队的国际研究发现,一些国家的校外培训历史更为悠久,并且长期活跃,而这些国家的政府也尝试抑制或规范校外培训多年。譬如,斯里兰卡、埃及、韩国等,分别在1944年、1947年、1955年时都已出台类似“双减”的相关政策。

校外培训和“双减”不是专利,“影子教育”规模在伦敦超四成,韩国<a href=新加坡更高”/>

  不过,一些国家如韩国私人辅导产业目前仍显得无法动摇。对此,韩国成均馆大学教育系教授Bae Sang-Hoon通过视频在线呈现了2007年以来韩国国家统计局收集的全国课外补习纵向数据分析结果,发现课外补习可能最能预测社会分层,“韩国课外辅导规模未有缩减的原因,不仅仅在于公立学校的教育质量不够,也在于人们对于阶层流动与社会再生产的普遍渴望。”

校外培训和“双减”不是专利,“影子教育”规模在伦敦超四成,韩国<a href=新加坡更高”/>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了解到,“影子教育”在学校以外的培训内容也应一分为二。上海市教育学会会长尹后庆在梳理中国校外教育发展历史时,援引北京调查机构对兴趣班与补习班的比较研究数据表明,在一线城市,中小学生对非学科类的兴趣班参与率,随年级递增而反向递减:小学参与率达47.5%,初中降为24%,高中仅10.1%。

  值得注意的是,校外培训其实与家庭教育不无关系。尹后庆在华东师大分析数据表示,在小学阶段,母亲受教育水平为高中及以上的学生,兴趣班参与率高于补习班参与率;到初中,兴趣班参与率大幅下降时,只有母亲学历水平为本科及以上的学生,其兴趣班参与率才维持在较高水平。此外,参与兴趣班与家庭经济背景同样相关,城镇地区有兴趣班支出的家庭生均教育支出,是没有兴趣班支出家庭的1.9倍,其家庭总收入也是没有兴趣班支出家庭的1.3倍。

校外培训和“双减”不是专利,“影子教育”规模在伦敦超四成,韩国<a href=新加坡更高”/>

  “校外教育已不仅仅是学校教育的补充,校内教育与校外教育的界限日益模糊,横亘在两者之间的壁垒正在消解。”尹后庆认为,政府举办的校外教育单位应在校外教育领域发挥主导和引领作用。在他看来,展望校外教育发展,应适应时代需求,努力形成多样化、多层次、全系列的校外教育格局,形成与校内教育相互交融、有益补充的校内外育人共同体,让优质校外教育资源惠及所有的青少年学生,实现更大范围的校外优质资源共建共享。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加坡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加坡服务器网联系。

[新加坡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