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疫情下,痴迷羽毛球的新加坡人有点难:球场被炒到每小时上千元人民币

  原标题:疫情下,痴迷羽毛球的新加坡人有点难:球场被炒到每小时上千元人民币

疫情下,痴迷羽毛球的<a href=新加坡人有点难:球场被炒到每小时上千元人民币”/>↑为新加坡夺首个羽毛球世界冠军的骆建佑成为新加坡人的骄傲。图据视觉中国

  一直以来,羽毛球在新加坡很受欢迎。据新加坡官方体育促进项目“活跃的新加坡”(ActiveSG)统计,新加坡估计有21万名活跃的羽毛球爱好者,约占总人口近4%,而且都是“发烧友”。

  但由于疫情下对球场的诸多限制,球场预定往往一席难求,在随后出现的在二手转售市场上,部分时段的价格被炒高到每小时上千元人民币。此外,由于球场短缺,不少全职教练不得不暂时转为送餐员、管理员等以维持生活。

  转手可达每小时上千元人民币

  在疫情期间创办了一个羽毛球团队的克拉伦斯·罗说,羽毛球运动不仅是新加坡民众喜欢的一种生活放松方式,如今还成了一种“极具竞争力”的方式——成功预约到球场。

  “现在预订室内球场真的很难,未来一周的在线预订在1分钟之内就被抢购一空。”罗说。据其介绍,该国民众需求很大,但由于疫情,新加坡今年仅开设了两个新场馆,每个场馆能容纳20个羽毛球场地。

  另一方面,球场预订系统也不是很友好。罗解释说:“每人凭身份证只能预订一个打球时间段,但是一些教练会使用训练人员的身份证一次性预订多达20个时间段。”羽毛球玩家不得不前往私人或者社区球场,但这些大都在户外,这让在炎热天气里的一些“发烧友”不得不转向“强大的二手市场”。

  据报道,球场不同时段的预定价格为每小时12至18新元(约合人民币56至84元),然而在二手转售市场上,有时价格可高达300新元(约合人民币1400元)。目前,新加坡体育部开始打击高额转售行为,已将255个在线转售账号关闭并列为黑名单。

  球场短缺也让教练员失业

  12月19日,在西班牙举行的2021年世界羽毛球锦标赛男单决赛中,新加坡运动员骆建佑夺冠。这是新加坡第一个羽毛球世界冠军,他为新加坡带来了荣誉,甚至受到该国总理李显龙的褒奖。

  从事专业比赛和训练十多年的职业羽毛球运动员特里·希表示,羽毛球在新加坡很受欢迎,首先因为这项运动很便宜,而且是一项很容易让家人一起参与的运动。“许多父母劝阻他们的孩子不要将目光投向职业联赛,而这在‘非专业’领域孕育,这让羽毛球场充满了竞争性。”希说道。

  新加坡Be A Champ羽毛球学院的创始人丹尼尔·谭也表示,除了预定难,双打比赛曾是最受当地人欢迎的选择,但由于疫情对团体人数的限制,许多羽毛球爱好者现在被迫改为单打。此外,由于球场短缺问题,不少全职教练也不得不暂时转为送餐员、管理员等以维持生活。

  红星新闻记者 王雅林 实习记者 丁文

  编辑 张寻

责任编辑:张迪

[新加坡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