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躺平”抗疫4个月后,新加坡怎么样了?

“躺平”抗疫4个月后,<a href=新加坡怎么样了?”/>

  11月29日,新加坡,伍德兰临时巴士转站。新加坡与马来西亚两国完成疫苗接种者陆上通道和此前宣布的空中通道于29日同时启动。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12月9日,新加坡首现奥密克戎毒株本土病例。一名24岁的机场过境区工作人员在定期检测中被确诊,是一名无症状感染者。

  就在2天前,新加坡政府刚刚停止了每晚例行发布的疫情文告。卫生部给出的理由是“这一波德尔塔病毒疫情趋缓。”

  不过,疫情数据仍会每晚在网上更新。据新加坡《东方日报》,12月7日,新加坡新增确诊715宗,单日新增确诊病例连续5天维持在3位数,每周感染增长率则从前一天的0.64降至0.63,连续25天低于1。

  自8月10日起,新加坡开始执行“与新冠共存”政策。据卫生部数据,当天新录得新增确诊54例。然而,自8月中下旬开始,新增病例直线上升,由8月初的每日两位数增长,暴增至四位数的单日新增。10月27日更是达到此波峰值,单日新增5324例。

  2020年初,多国深陷疫情泥潭,地处热带、总人口568.6万的新加坡外柔内刚的“武当派”防疫策略惊艳世界,世卫组织两次赞其是“防疫模范”。彼时,新加坡对外采取快速灵活的海关政策,杜绝输入性病例,对内动用警察追踪治疗病例,地毯式搜寻密接,一个月之内就有效遏制了疫情。

  四个月前,新加坡宣布“与新冠共存”。曾经的“模范生”改变防疫策略后疫情几近失守。经历三个月的暴增之后,疫情现又趋于平缓,曙光仿佛就在眼前。大起大落之后,新加坡找到抗疫的正确打开方式了吗?面对可能取代德尔塔的新变种奥密克戎,新加坡的防疫政策将会受到什么影响?

  尝试:疫苗接种者旅游走廊

  11月29日早上7点30分,一班载有5名乘客的短程巴士从马来西亚新山拉庆巴士总站开往新加坡。这标志着马来西亚与新加坡两国陆路疫苗接种者旅游走廊(VTL)的正式开通。作为唯一与新加坡有陆路通道的国家,马来西亚是新加坡新鲜蔬菜和肉类的主要来源国。两国的民间联系密切,每日陆路跨境人口流动超30万人次。VTL的开通,显然是为恢复双边和区域连接踏出的重要一步。

  据马来西亚《星洲日报》报道,根据VTL计划,已完成疫苗接种者可在马来西亚吉隆坡机场和新加坡樟宜机场免隔离往返两国,不再集中隔离或居家隔离,但仍需接受病毒检测。

  VTL计划不止于马来西亚。目前,该计划已经覆盖到全球20多个国家,包括柬埔寨、斐济、马尔代夫、斯里兰卡、泰国和土耳其等国。

  新加坡国立大学苏瑞福公共卫生学院副教授古阿烈(Alex R COOK)告诉界面新闻,“作为一个开放的小经济体,新加坡更需要开放边境,让人员和贸易流动。这就是‘清零’政策不再适用于新加坡的原因之一。”

  事实上,新加坡“打开国门”的尝试可以追溯到今年上半年。6月18日起,新加坡允许中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和韩国等国的人员有条件入境。

  11月22日,王桑(化名)因工作原因从中国入境新加坡。他告诉界面新闻,整个出入境过程比较方便。只需要在出发前3天提供个人防疫信息,比如是否接种疫苗,有无去过中高风险地区,同时还要在飞抵的新加坡机场预约核酸检测。核酸检测之后,需要打车去到有隔离设施的酒店,一旦检测结果出来并证明是阴性之后,就可以自由活动。

  “但在进入商场时,也需要扫二维码,与在北京进入商场需要查看健康宝类似。不过,他们的关注重点在是否接种疫苗,以及是否为密接。”

  变数:奥密克戎

  疫苗在国民中的高覆盖率是新加坡保持国门开放的“底气”之一。

  据新加坡卫生部数据,截至12月8日,新加坡完成疫苗接种的人口比率维持在87%,接种至少一剂的人口也有87%,已接种追加剂的人口增至29%。

  新加坡国立大学的古阿烈向界面新闻透露:“一般社区的第一波大感染已逐渐减少,这大概是由于约40%的人口已被感染或接种了加强针。在12岁以上的人群中,只有4%的人没有接种疫苗,因此我们已经有了预防严重病例的广泛保护基础。”

  而截至目前,较低的致死率貌似也是乐观的原因之一。“在新加坡最近被发现感染的人群中,只有0.2%的病例死亡。考虑到可能存在的未被探测到的病例,真正的感染致死率肯定还会更低。”古阿烈表示。

  然而,尚未完全揭开面纱的奥密克戎给世界带来不确定性。11月24日,奥密克戎首先在南非被发现。截至目前,全球已有57个国家报告发现奥密克戎变异株。当地时间12月8日,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表示,来自南非的一些初步证据表明,奥密克戎变体引起的病症比德尔塔变体要轻,但若现在就此下定论还为时过早。

  但多个国家已经推出了针对性地措施。新加坡政府也收紧了防疫措施。11月30日,卫生部长王乙康在记者会上表示,为了预防奥密克戎毒株渗入,决定暂停扩大VTL计划。原计划于12月6日与卡塔尔、沙特阿拉伯以及阿联酋3国的VTL计划延迟启动,具体启动时间未知。

  而从中国入境新加坡的旅客也被要求在起飞前增加一次核酸检测。根据新加坡卫生部消息,12月2日23:59起,所有入境的航空旅客,必须在出发前2天内接受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阴性才可登机。这一收紧措施将持续一个月,同时在必要时还可能会延长该措施。

  “目前尚不完全清楚奥密克戎新变种对新加坡防疫政策的影响,但只要奥密克戎不会对接种过疫苗的个体造成更严重的疾病,我们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有信心面对它的到来。”古阿烈坦言。

  12月9日深夜,新加坡卫生部发布公告称,当天初步确诊两例奥密克戎毒株感染病例。一例为机场工作的一线人员,另一例为输入病例,12月6日通过VTL计划从法国经德国转机抵达新加坡。两起病例都已完成接种疫苗并已注射加强针。

  选择:生活还是生命?

  据BBC报道,在11月24日举行的首届亚洲医疗健康高峰论坛上,新加坡卫生部长王乙康在谈到政府制定防疫政策的考量时提到“生命与生活的选择”(lives or life)。

  王乙康称,为了抗击疫情,短期而言,保持社交距离可行,但无法长期执行,因为人们总要生活,而新加坡是一个小国,高度依赖外部的物流和人流,长期封锁代价太大。长期来看,唯有提高疫苗接种率,才能走出疫情。

  古阿烈向界面新闻分析新加坡抗疫政策的思路时表示,新加坡的防疫政策随着疫情发展而不断演变。“早些时候,新加坡争取时间开发疫苗并投入使用,在这个阶段,我们基本上非常成功地保持了低感染率。然而,在放松了社会限制之后,病例又重新出现,因为即使在高疫苗覆盖率的人群中,德尔塔变种也具有很高的传播能力。虽然这些病例大多是温和的,但大量轻微症状的突发感染病例如果都涌入医院,也会令医疗系统不堪重负、无法维持。”

  新加坡商业联合会(SBF) 12月8日发布了最新的年度全国商业调查报告。2021年,许多新加坡企业的重点已从生存过渡到复苏。尽管他们对未来一年的复苏和增长表示乐观,但整个行业仍存在不确定性和不平衡。

  根据报告,2021年,新加坡的企业情绪出现反弹,32%的企业表示感受到疫情的负面影响,而一年前这一比例是63%。然而,在受到疫情负面影响的人群中,近七成表示预计需要一年以上的时间才能完全恢复,只有四分之一的公司相信能在未来6至12个月内反弹。

  “正如奥密克戎的出现所表明的那样,我们无论如何也没有摆脱这场疫情。然而,至少在新加坡,我们有信心可以开始恢复正常,而不会像其他处在疫情震中的国家那样遭受巨大冲击。多亏了新加坡的高疫苗覆盖率,疫情带来伤害的总体严重程度已大幅下降,与2020年的新冠疫情状况相比,现在它对我们来说更像是一场流感。”古阿烈说。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加坡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加坡服务器网联系。

[新加坡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